这是一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标题,但这可不是一篇标题党的文章。

老生常谈的数字化转型

IBM:数字化转型将由客户推动、数字优先的方法应用于企业的所有方面,包括业务模式、客户体验以及流程和运营。

RedHat:当企业随着技术进步而采用全新的创新方式来开展业务时,他们就是在实施数字化转型。

HPE:数字化转型是使用最新的数字化替代方案完全取代人工、传统和旧有业务模式的过程。

不难看出,各家对数字化转型的定义基本上大同小异,其实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通过新技术的应用来推动业务发展。

为什么要转型?

人类是个惰性很强的物种,只有在外界条件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才会倒逼着被改变。所以纵观历史,每一次重大变革无不都是被动发生的。

◆ 人类的协作源于人拥有了区别于动物的智慧,用于满足在自然界获取更强生存能力的需求。

◆ 国家、城邦的建立,基于人类通过协作能够提供更为富足的食物后,满足文化统一的需求。

◆ 科学的发展,主要是用于解决国家间的贸易、技术多边合作后带来的生产力不满足现状的需求。

所以,一切的变革归根到底都是因为需求变了。

IT技术的演变之路

IT技术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第一代电子计算机刚刚问世的时候,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有汇编语言专家,编译器专家和操作系统专家才能够开发简单的应用程序。

转机开始于本世纪初,依赖于英特尔的x86指令集,IBM的标准化操作系统,甲骨文的关系数据库,思科的以太网设备和EMC的网络存储设备,商业互联网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国外的如:亚马逊、eBay、雅虎、甚至谷歌,国内的如:新浪、百度、搜狐、网易,这些网站的最原始版本差不多都是基于这些设施的,我们姑且称之为第一阶段。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这里做一个比喻。你可以把这个阶段想象成人类发现了一片充满野生动物的区域,其中就有一种会飞的鸟,有经验的猎人能够捕获它,并让人享受它的美味。至于吃法嘛,可能就不那么考究了,甚至半生不熟的吃也是常事。

随着网络的逐步成熟,网络总人数从1995年的1600万增加到现在的近50亿。应用对规模和性能的要求也明显提高,传统的C/S时代的技术在技术可行性和性价比方面都不再适合互联网巨头的需求。

因此,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寻找另一种方式。凭借其技术专长和学术进步,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定义了一类新的基础架构,并具有以下特征:可扩展、可编程、通常为开源和低单位成本。

这其中就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Linux,KVM,Xen,Docker,Kubernetes,Mesos,MySQL,MongoDB,Kafka,Hadoop和Spark在内的一系列平台或工具,以此形成了以云计算为主的重要时代,我们称之为第二阶段。

同样,为了便于理解,继续打比喻。你可以把这个阶段想像成人类变得有能力在任何一块土地上养殖野生动物,包括那种美味的会飞的鸟,并能够提供给更多的人随时享受这些食物。因为资源更加丰富了,所以吃法也必然是较之前有很大提升的。哦对了,补充一下,那种鸟经过驯化后改了个名字。

挑战并未结束

可以想象,人们不再只是满足于随时随地都能享受到自己养殖的鸡,而是想把它们加工成更符合自己口味的食物,例如:宫保鸡丁。我们该怎么办?是的,你可以回答找一个高级厨师或相应的食谱来实现,个人同意这个答案。

 

随着人工智能、5G、物联网技术的成熟与大规模应用,我们不难察觉IT技术或许又会迎来新一轮的转变,它应该是一个更具针对性和特色的架构。它要解决的问题不再只是能提供足够的食物,而是能提供符合你的口味和要求的食物,就像一道菜可以反映厨师对食物的高度理解一样。

所幸,人类社会总是有先驱者存在的。

2015年,SpaceX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在西雅图宣布推出一项太空高速互联网计划——星链计划。凭借远远超过传统卫星互联网的性能,以及不受地面基础设施限制的全球网络,星链可以为网络服务不可靠,费用昂贵或完全没有网络的位置提供高速互联网服务,甚至是在宇宙里的其它星球上使用。

 

谷歌及谷歌母公司Alphabet CEO Sundar Pichai于2021年8月3日在其推特晒出了谷歌自研芯片Tensor。谷歌这颗芯片Tensor代号为Whitechapel,它由谷歌设计,由三星代工生产,是一款基于 ARM 的强化了AI的计算能力,能够实现多场景下的离线AI算力的芯片,并在10月发布的新旗舰手机中也顺理成章内置了该芯片。

总结

回到主题,我们来尝试回答几个问题。

Q:到底要不要数字化转型?

A:答案是要,因为我们客户的需求在变,如果我们不做改变终究会被市场淘汰。

Q:数字化转型的要点是什么?

A:一、必要的的基础(包括资金、技术等);二、准确的目标和可行的计划;三、能够实现的人。

对于很多大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相对容易一些,因为资金、技术、人这些储备要强于小公司,但是实践下来仍有不少的企业走了很多弯路,个人认为,多数都是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要转型。

前边写了很多内容,其实就是想说明一个道理,转型最终是要满足客户的需求,当客户要求的是吃宫保鸡丁时,你不能按照酱爆鸡丁来做。那样做出来的最终可能就连形似都没有了。再先进的产品或技术,如果不能用来解决问题,被用户抛弃只是早晚的事。所谓数字化转型,数字化只是手段,转型才是目的,而这背后更重要的是:转型是为了满足新的需求,而不是为了应用新技术,这才是根本。

有人可能会说,做宫保鸡丁的难度怎么能和数字化转型相比呢?此言差矣,《道德经》说过“治大国,若烹小鲜”,很多事情道理总是相通的。这些都需要我们用心去领悟,才能避免走很多弯路。

  • 近两年来,无论从国内还是到国外,市场出现一种APM批判的论调,甚至有“传统APM已经落后”的个别声音出现。

    继续阅读
  • 在对交互高度依赖的领域,我们没有意识到API监控的重要性。基调听云Network是一款能够用5分钟就可以实现API监控的工具,帮助提升API性能,进而提升应用的性能。

    继续阅读
  • 国外有一项针对800多家企业的CIO采访调查,得出的结论:“企业云生态系统规模和复杂性伴随着日益扩大的需求,与IT 资源管理能力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继续阅读
  • 元宇宙(Metaverse)的概念,诞生于1992年著名的美国科幻作家尼奥·斯蒂文森撰写的《雪崩》,里边描述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元界”(Metaverse),它拥有现实世界的一切形态。

    继续阅读
  • 竞品分析是对你的竞争对手的产品进行评估的过程,好的竞品分析能帮助你找到竞品的优势、劣势和目前在市场上的地位。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做竞品分析的思路都是不正确的,本文将从多方面进行阐述如何写出有价值的竞品分析报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