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20年全球的疫情爆发,到今天乌克兰战争危机,这两年整个世界都在经历着巨变。全球供应链的破坏,大宗商品、能源价格的暴涨,无不给脆弱的经济雪上加霜。在如此大环境下,国内经济自然也无法独善其身,房地产债务问题、财政赤字问题、通胀的深度传导都影响着我们的方方面面。

很多企业在需求萎缩加上高成本的双重压力下,可谓是负重前行,尤其是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发现越来越迷茫。很多公司都在发出疑问,在IT技术领域的投入是不是已经进入低ROI阶段了?小编今天来尝试分析一下。

IT 正在转向以业务价值为重点

在前面的一篇文章《数字化转型与宫保鸡丁》中曾经阐述过一个观点:

转型最终是要满足客户的需求,当客户要求的是吃宫保鸡丁时,你不能按照酱爆鸡丁来做,那样做出来的最终可能就连形似都没有了。再先进的产品或技术,如果不能用来解决问题,被用户抛弃只是早晚的事。所谓数字化转型,数字化只是手段,转型才是目的,而这背后更重要的是:转型是为了满足新的需求,而不是为了应用新技术,这才是根本。

从某种程度上讲,今天的每家公司本质上都是一家软件公司,首席信息官(CIO) /首席技术官(CTO)的角色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但保住这份工作变得更加具有挑战性。快速发展的业务需要更好的软件支撑,更快地交付能力,对中断或安全漏洞零容忍。CIO/CTO的绩效不再以运营效率来衡量,而是以客户体验、数字化产品和创收来衡量。

换句话说,现代化企业的IT建设正在从传统的偏重资源投入,向如今的倾向业务价值的回报来过渡。

我们需要引入价值流的概念

在谈价值流概念前,先带大家看一句Mike Rother在他的书《Learning to See》中说的话:

 “Whenever there is a product for a customer, there is a value stream. The challenge lies in seeing it”.

这句话并不难理解,翻译过来就是:但凡是有客户使用的产品,都会有价值流,挑战在于如何看见它。

放到软件产品里这也是成立的,这里的客户可以是真正的客户,也可以是企业内部的员工,所以不存在没有客户的软件产品的。

好了,该切入正题了,我们来给价值流下个定义:

价值流是指从最初的需求到客户实现价值的过程中,为客户增加价值而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价值流通常从最初的概念开始,经过不同的发展阶段,然后进行交付和支持,价值流总是以客户开始和结束。

(图片来自文档网)

软件中的“客值”

回到软件领域,评估一个软件的价值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看客户愿意用多少经济单位(时间或金钱)来交换你的软件。我们不妨给这个价值一个单位,类似于货币里的“元”,我们暂且叫它“客值”。

那么问题就简单了,我们在软件价值流中所有人员和团队的所有工作都应专注于创造这种“客值”。举个最简单的示例:假设我们提供了一项新产品的功能,如果客户正好需要它或对此感到高兴,他们显然会为此付费,那么这个功能就是有“客值”的。以此类推,我们对影响产品使用的缺陷的修复,也是具有明显“客值”的一种示例。

回到我们耳熟能详的DevOps,它其实核心解决的是在软件交付中提高“客值”通过价值流的速度,缩短创造“客值”的周期,就像是餐饮行业的“翻台率”一样。DevOps实践主要是帮助企业,使用自动化方式实现从代码提交到生产的可重复操作路径,这些多数都是线性的任务,类似于汽车装配线。这样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实施 DevOps后软件从需要数周或数月才能发布新版本,到每天能够实现多次部署更改。

但这不能解决全部问题,通过只关注部署提前而不是端到端的“价值实现周期”的结果,是只有部分价值流得到了优化。来自客户的需求(或市场需求)到产品上线后的运营,仍然是不可预测、无法衡量以及存在长期风险的。

为什么DevOps无法应用到整个价值流周期内呢?这是因为DevOps本质的思想还是脱胎于精益生产原则,它的最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消除浪费和减少重复工作。而构想和运营阶段的工作与创建和发布阶段有很大不同,其核心是,你基本上做的都是一些非标准化或非重复度高的工作,基至本身的工作都要经过多次迭代,而这些迭代会增加工作本身的价值,而不是浪费。

如果企业在产品开发整个周期中应用精益生产原则就会阻碍创新,妨碍他们创造客户所要求的更好的体验,也就是我们前面说到的“客值”,这将导致价值流的中断,我相信这也不不是任何一家企业希望看到的。

我们该怎么办?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来看一道互联网上流传的选择题。

问:以下哪种员工对企业可能造成的伤害最大?

A、聪明+勤奋

B、聪明+懒惰

C、愚笨+勤奋

D、愚笨+懒惰

现在让你1秒钟内选择答案,我相信很多人都会选择D,但是真正的答案是C,不用解释你仔细想一下就能明白。

回到价值流问题上来,在需要非重复性工作产生“客值”的环节,我们更应该优先关注的是是“客值”的有效性,其次才是“客值”产生的效率,如果为了效率而牺牲“客值”有效性是非常愚笨的做法。那么此时的精益生产不仅不能提升业务价值,而是很可能会损伤原本的价值。

那我们就真的没办法了么?答案是不。

不管在哪个阶段,你都应该时刻关注业务对于客户的价值交付情况,也就是保证你的价值流环节中“客值”的有效性和传递的可靠性,只有做到了这些才能说我们的价值流是健康的,价值流健康也就代表着我们业务的健康。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你的产品越来越难卖?答案就是可能你的产品在“价值实现周期”中缺少对价值流的关注。

或者换个角度来下结论,价值流将是未来DevOps的更高级进化形态,在数字化转型中也将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你准备好了么?

  • AIOT场景天然需要多个设备智能协同,万物智联需要⼀个适用于各类机型的操作系统,为此华为鸿蒙2.0操作系统于2021年6月2日重磅发布。

    继续阅读
  • 元宇宙(Metaverse)的概念,诞生于1992年著名的美国科幻作家尼奥·斯蒂文森撰写的《雪崩》,里边描述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元界”(Metaverse),它拥有现实世界的一切形态。

    继续阅读
  • 竞品分析是对你的竞争对手的产品进行评估的过程,好的竞品分析能帮助你找到竞品的优势、劣势和目前在市场上的地位。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做竞品分析的思路都是不正确的,本文将从多方面进行阐述如何写出有价值的竞品分析报告。

    继续阅读
  • 国外有一项针对800多家企业的CIO采访调查,得出的结论:“企业云生态系统规模和复杂性伴随着日益扩大的需求,与IT 资源管理能力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继续阅读
  • 一个解决方案体现的不仅仅是产品的能力,更多的是公司或者说是公司的人的深度思考能力。我们通过换位的深度思考,明确问题的本质来解决才是上策,而不是拘泥于形式上的所谓的“解决方案”。

    继续阅读